無染覺性直觀自行解脫之道

蓮花生大士作 劉巧玲譯


 
 

《無染覺性直觀自行解脫之道》,是開示本來覺性最直接的法要,源自《寧靜忿怒尊無上自性解脫最勝教敕》。 娑婆與涅槃同時源具於一心之內,它的本性恆古即然,你卻無緣得識。它空明無染,永世不滅,你卻無緣一睹它的豐采。它處處顯現無礙,你卻視而不睹。因此著文,為你解說自己的心性。若不了解內在自性,三世諸佛所開示之八萬四千法門,無人得識其中奧義。此言不虛,大雄諸佛之密意盡在於此矣!佛法經典縱然遍滿虛空,究竟教誨終歸於導入自性的三要訣。今開顯諸佛自性,以下解說修持要訣,此法既無前行,也無續修。

常人雖也重視心性的問題,且廣加研究,對它仍然茫然無知,或落妄見,或入邊見。乃因彼等未能正視心性之本身,只知發展為各種哲學觀念及學說,深奧難解,使一般人錯失了認識自性的機緣,以致輪迴流轉於六道三界,受盡諸苦。由此可知,不覺自己的心性是十分可悲的謬誤。縱然聲聞緣覺試由無我的道理深入,卻無法了解自性之本來面目。其他行者亦各執一論,自作纏縛,無緣得見淨光。聲聞緣覺受到主客(能所)二元之分別見所障,中觀派則蔽於真俗二諦的執著,事乘與瑜珈乘因執著本尊外相而受縛,大瑜珈(方便父續)及隨瑜珈(般若母續)則因分別空性與覺性為二而生惑。從不二的究竟義觀之,他們因分別空覺為二而步入歧途,唯先識破空性與覺性不二,才能證入佛性無礙。由自性觀之,不論凡俗,娑婆與涅槃本來不二,只因你不斷造作貪瞋諸毒,故至今仍然流轉於娑婆世界。

因此,暫且放下你現行或未行的佛學法事,藉今日開示《無染覺性直觀自行解脫之道》的因緣,你將明白,所有佛法都在這無上自性解脫中得以圓滿。不論你修持何法,均將融入大圓滿的究竟境界。

那光明燦爛的覺性,也就是所謂的心性,有人視它為具體存有,實際上它並非實存。然而它又是一切之始,涅槃極樂及娑婆苦海的根源。它一向被密宗十一學派所推崇。從名相來講,它具有各形各式的名稱:

有人稱它為心,或心性;有人稱它為梵,或大我;有人視它為無我的教義;有人直稱它為心而已;有人稱它為般若,或圓滿智慧;有人稱它為如來藏,或佛種;有人稱為大手印;有人稱為唯一本體;有人稱為法界;有人稱為阿賴耶,或一切種;有人只稱它為平常心(覺)!

覺性的本質

現在為你開示本覺。本覺的要點有三:

清除過去之念,不留纖毫痕跡,
向未來之念開放,不受他境所染,
安住當下心境,不修整造作。

如此的覺照實在平凡無奇,無思無念地觀照自我,若僅僅純粹的觀察,唯見明空之境,並無任何觀者存在。

當下只是純粹的覺照而已。此覺空明無染,非由他生。它真實無雜,明空不二,既非永恆,亦非受造,然而它絕非虛無,因它光明遍在。它也不是單一的實體,因它明顯地遍存萬物。然而它亦不似一般物質和合而成,因它不可分割,只具一味。總之,我們本具的自覺,絕非源自任何外物。如此才是真正觀察實相之道。

在這本覺內,法報化三身圓滿如一!因它不生及空性,故是法身;因空性原具光明朗淨,故是報身;因它能夠自在顯現,故是化身;這圓滿一體的法報化三身,便是覺性的本質。

你頓見自己當下的本覺原是如此,本來空明,纖毫未染,你怎能說你不了解自己的心性?你的修持本無所執,亦無所求,你怎能說,你修持不佳?既然你的本覺就是這個,你怎能說,你尋不著自己的心性?心性原本就是那一念,你百般尋找,為何仍說找不到那個起心動念的人?

由此可見,起心動念的主體根本不存在,然而此念確有,你怎能說此念未生?你只需隨任此念生滅,不修不整,你為何還說自己無法進入空境?既然你只需順其自然,無為無作,你為何還說,你對它們一籌莫展?何況明、空、覺性,本是圓滿不可分的一體,你怎能說,自己的修持一無所成?既然本覺是自然出生、自然圓滿,不受前因或外境所限,你怎能說一切功夫只是徒然?既然所有念頭都是當下生起,當下寂滅解脫,你為何還說,你不知對治之道?既然當下的覺性本來如此,你為何還不識自己的本性?

細觀自性本空

自性本空,它真的無實無根,你的自性也如虛空,你不妨仔細觀照一下自心是否確實如此。你真的不用先入為主地秉持著空觀,那自然生起的本覺,從無始以來一直空明朗淨,好似太陽一般,由核心自然發出光熱,你不妨仔細觀照一下自心是否確實如此。這本覺本智,真的是不滅的,好似江河流水一般永無止盡,你不妨仔細觀照一下自心是否確實如此。心念變化無常,真的不是我們的憶念所能理解,它們就像微風一般難以捉摸,你不妨仔細觀照一下自心是否確實如此。不論任何外境生起,真的就是本體顯現,就像明鏡能反映出一切外境似的。世上紛紛萬象,真的都在它的自身內解脫,就像空中的雲彩自行生出又自行寂滅,你不妨仔細觀照一下自心是否確實如此。

一切境相無非是心性所生,在修持之外,豈另有修持之人?一切境相無非是心性所生,在行事之外,豈另有行者之存在?一切境相無非是心性所生,除了三昧耶戒之外,豈另有守戒之人?一切境相無非是心性所生,除了證果之外,豈另有悟者之存在?你應該仔細觀照自己的心性,審思再三!

當你外觀身外虛空,若無雜念,亦不受外境所染;你再內觀自性,亦無念者以念向外造境,那麼,那微妙的心性,便空明朗淨,無垢無染。你的本覺淨光,即是法界本身,好似無雲晴空中的太陽,陽光雖無形無象,卻光明遍照,不論你了解與否,此乃最勝法義!

這本來圓滿的淨光,自始便非源自他物,乃由覺性自生,本身卻無父無母,真是不可思議!自生之無上覺性,亦非由他物所造,真是不可思議!它既無生,故也無由而滅,真是不可思議!它雖無所不在,卻無人得見真相,真是不可思議!縱然流轉於娑婆世界,卻無損其身,真是不可思議!縱使得證佛性,對它亦無所增益,真是不可思議!它存在每個人內,卻無人認出它來,真是不可思議!然而你還冀望成就其他外在的證果,真是不可思議!明知它在自身之內,你卻四出尋覓,真是不可思議!

何其奧妙!這當下的本覺空明朗淨,無實可執,僅此,即是無上的知見!它涵括一切,卻不受任何觀念事物所羈,僅此,即是無上的修持!它不修不整,又是言語道斷,僅此,即是無上的道行!無需四處追求,它本來圓滿具足,僅此,即是無上的證果!

殊勝之正道有四:
殊勝的正見:正因當下覺性光明朗淨,此光明淨性又無瑕無疵,故可稱之為道。
殊勝的正修:正因當下覺性本具此光明,此光明淨性又無瑕無疵,故可稱之為道。
殊勝的正行:正因當下覺性本具此光明,此光明淨性又無瑕無疵,故可稱之為道。
殊勝的正果:正因當下覺性就是這光明朗淨,此光明淨性又無瑕無疵,故可稱之為道。

三世不易的四定法

不易之正見,是為一法,當下常在的覺性,光明朗淨,三世不易,故稱定法。不易之正修,是為一法,當下常在的覺性,光明朗淨,三世不易,故稱定法。不易之正行,是為一法,當下常在的覺性,光明朗淨,三世不易,故稱定法。不易之正果,是為一法,當下常在的覺性,光明朗淨,三世不易,故稱定法。

既然你已領受三世如一的秘密教誨,便應盡拋過去的知見及一切。斷除未來的冀望及籌畫。跟前這一刻,縱有念頭生起,不執不取,心如虛空。既然,由究竟觀之,根本無法可修,故無需修持。既然,那兒本不散亂,你只需心不散亂地安住此境。不修不整也不散亂,只是覺照一切,你的覺性便本知本明,光明燦爛。當它生起時,稱為菩提心,亦即悟性,因無所修整,故超越一切外在知識,因無所散亂,它是本體的光明淨性,外境外相,既無自性,故自然解脫。明空不二,是為法界!一旦悟及佛性無道可及,無法可悟,不證自明,便得如實而見金剛薩埵!

探究、推翻六種邊見

下面的開示,將為你窮究六種邊見,並推翻其說。不論當前的知見學說,立論何等分歧,所謂的心性,便是你的本覺,它是自然生起的無上覺性。應知,觀者及觀照本來不二!當你觀照,不妨尋找觀者為誰,若遍尋不得,此一妄見便頓現其窮而自然瓦解。這妄見一了,即是你重生的一刻!知見及持此知見之人並無分別,若能不落入空見或空境,當下的覺性頓顯空明,這便是大圓滿見。於是,不論識與不識,亦無分別。

不論當前的修行方法,立論何等分歧,你的日常覺心具有透視觀照的能力。應知,修持與修持者本來不二!不論你在修行與否,不妨尋覓一番修持之人,若遍尋而不得修持之主體,你的修持便頓現其窮而自然瓦解。修持一旦放下,便是你重生的一刻!你若能既不落幻境,也不昏沈散亂,當下無染的覺性自現光明朗淨,這毫不造作的覺照 , 便是專一定境。如此,入定或不入定,本非二境。

不論當前的行事標準,是何等分歧,你本具的元覺,卻是唯一本體。應知,行為與行者本非二事!不論你正在造作或無事,不妨觀察一下,是否有一行者存在,若遍尋行者而不可得,你的行事便頓現其窮,而自然瓦解。造作停止的那一刻,便是你的新生!無始以來,行事與行事之人本無分別,你若能不落入妄見,染著習氣,當下的覺性剎時歸於清淨無染。既不相應,也不排斥, 隨順事務,不加修整,惟此道行,方稱清淨無染。如此,淨行與不淨行,亦本來不二。

不論當前的悟境證果,是何等的分歧,心性的本質就是本覺,亦即本來圓滿的法報化三身。應知,悟境與悟者本來不二!你不妨尋找一下悟境及悟者,若遍尋悟者而不可得,你的悟境便頓現其窮,而自然瓦解。悟境一旦寂滅,便是你新生的一刻!悟境與悟者皆覓不可得,你又不落於執著或貪瞋懼情,當下的覺性便歸於本來的清淨無染。只要了悟法報化三身圓具於你內,此即無上佛果!

本覺原是清淨無礙常存之覺性

本覺是不受不滅論或空見諸種邊見所染的,此即所謂不落兩邊的中道。本覺原來就是清淨無礙的常存覺性,它又是空性之核心,因此被稱為如來性,即佛心或佛種。你若明瞭此究竟奧義,便已超越一切論說,因此它又被稱為般若波羅密多,即圓滿智慧。又因它超越了理性及觀念的範疇,因此又被稱為大手印,即無上的象徵奧義。因此,不論你了解與否,它皆自適其所。由於它是涅槃極樂與娑婆苦海的根源,故被稱為阿賴耶,意即一切種。由於它本來面目平凡無奇,這空明常在的覺性,又被稱為平常心 (覺)。不論它具有多少個深奧而美妙的名相,最終所指,不過是這當下覺性而已!

於此心外,向外馳求,就好比外出追尋象跡,其實你的象正安居家中。即使你通曉整個宇宙,也無法窮究這奧祕的究竟。如果你不了解萬象皆出自一心,便無由證得佛果。不知識取本覺之人,自然向外馳求,一味向身外尋求自我的人,怎會找到自己?好比一個笨人,進入人群中,便受到外境所惑而忘失了自己,一旦忘失自我,便四處亂尋,不斷誤將他人當作自己。

同理,如果你不知萬物之本性,不知外境原是出自一心,便會再三流轉於娑婆。你若看不透自己的本來心性就是如來,涅槃便變得遙不可及。所謂娑婆與涅槃,全憑你一念無明或一念明覺。若由究竟義觀之,兩者本質實在無所分別!你還以為它們存在於你的自性之外,真是極大的錯誤!其實錯誤與無誤,本來也是一味(自性而已)!一切有情的心念本來不可分割,不修不整的心性,只需安住本來自然之境,便是解脫。如果你認不出那根本的迷惑及幻相也是出自本心,你便無法認識法界的實相。

你應努力覺照那自始自生者,由外相觀之,起初似有所生,存在期間,似有所住,最後終將歸於某處。可是你若加以細究,它卻似烏鴉照井,當烏鴉離井而去,牠的倒影也一逝不返。同理,一切表相皆由心所生,既由心生,也由心滅。唯此心性了知一切,且知一切本空本淨。有如天上穹蒼,它的空虛與澄澈本不可分。自生的本覺雖能生出外境,變成光明透澈又井然有序的萬象,此即法性,也是實相。它雖藉外相來顯示自身的存在,你心中卻明明白白,那便是你的自性。由於它是如此明朗透澈,故被視為虛空,但虛空只是心性的一個比擬而已,不足以涵蓋其意。因為自性雖如虛空,卻具本覺,無所不明,天空卻無覺性,它的空虛好似死屍一般地空虛,了無生命,因此心性的真相是無法以天空作譬的。總之,能毫不散亂地任心性安住本然便是。

何況紛云萬象,也具有俗諦 (相對性的真理) 的價值。沒有任何現象真正地存在,它們遲早會消逝。涅槃及娑婆中的一切事物現象只不過是表相而已,靠那唯一的自性去覺察!每當內在的心境有所改變,感受到的外境也隨之變遷,因此,你所見的一切,只是心性的流露。六道眾生都是依照自己的業報而認取外境的。

有些外道常持二元論,或以不滅論來駁斥空論,密法九乘中也各據立場來觀外境。人們不僅觀察外境的方式不同,解說立論也互異,一旦執著於變化無常的表相,謬誤便由此而生。你若能對自心所見的表相,不論它是虛是實,始終不執不取,便是佛境!

因執著而成障礙

外境本身並無過錯,因為執著才成障礙。你若了知那執著外相的念頭,就是自性,此念當下解脫!一切顯現只是心性的流露!即使整個宇宙顯現於前,六道眾生畢現於前,甚至天人的福報畢現於前,言些都只是心性的流露!再說,下三道的苦境畢現於前,這也只是心性的流露!貪瞋痴等五毒畢現於前,自生的本覺呈現於前,或貪涅槃道上的善念呈現於前,也只是心性的流露!各種魔難障礙出現於前,天界神祇及其境界出現於前,也只是心性的流露!即使各種淨念出現於前,或證入無念的定境,也只是心性的流露!即使觀得萬物光影交錯,或證入色無邊處定或識無邊處定,也只是心性的流露!即使證入一多不二,或一切色與一切空畢現於前,這也只是心性的流露!沒有任何境相,不是出自心性!

正因自性無礙的本質,境相才能不斷生起,有如大海及波浪本是一體。因此凡是生起之現象,必將在心性內自然解脫,不論你用多少不同的名相去指稱它,由究竟觀之,心性不曾離開過一切而存在。這一體性並非建築在任何有形基礎上的,它雖是一,你卻無法由任何一邊而得其全貌。它也不是存在某處的實體,因為它不由造作。它也不是虛無,因它的光明及覺性光輝遍照。它更不是各種形色,因為空性與光明是不可分割的。當下此刻的自覺是如此的空靈及實在,雖有此覺照,卻找不到覺照的主體,所悟實在只是被悟而已,一無實質。只要據此修行,一切自然解脫,我們的官能(五根)便能不受理性意識的干擾,當下體認一切。有如芝麻榨成麻油,牛奶攪成奶油的過程一樣,不經榨壓,那來麻油?不經攪拌,那來奶油?一切眾生雖本具真實佛性,不經修持,如何證入佛果?若肯修持,即使放牛郎也能悟道解脫!他雖不了解其中的學理,仍能從經驗中一步一步地調練自己。譬如有人親口嚐過糖的滋味,那裡需要他人解說其中的滋味?錯失(本覺),即使班智達(博學之士)也墮入歧途,不論他們學問何等淵博,通曉密宗九乘的次第,缺乏證量經驗,所說難免以訛傳訛,離佛地愈遠。

一旦了知 (本覺),一切功德業報當下滅盡,若不識本覺,一切德行或惡業,終將累積為業報,在善惡二界中輪迴流轉。只要你能識破自性中空虛的覺性,善、惡、德、業,便不致落實成報。就如虛空流不出泉水一般,功德與罪業在虛空之境也無法滋生業果。那自生的本覺方能觀照透視一切,以無染覺性直觀自行解脫之道,是如此深奧!你必須熟諳自己的覺性!

《無染覺性直觀自行解脫之道》!直接為人開示本覺,這是為了未來眾生的利益。此論雖精簡非常,所有密法、要門、口訣,盡在於此!我既已傳授此法於當世,仍另將它隱藏某處,作為巖藏密法,使未來善業成熟之人,有緣聞此妙法。

以上論述是開示人的當下覺性,定名為《無染覺性直觀自行解脫之道》,此文乃蓮花生大士所作,願這殊勝的解脫之道永不失落!直到娑婆眾生畢竟解脫!


本網站已征得 "美佛會訊" 同意 登出此文, 原文刊載於 "美佛會訊" 第八十一期 (附網絡連結)



 

回 主 頁

kagyu@kkcw.org

This page was last updated on
17-Oct-2003